引荐3部重生文:她为什么会在一场事故后,醒来就变成了这样?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10:09:43

1.《千金撩人》

内容简介:一场诡计事故,富丽重生,原本傲慢惟我独尊的千金大小姐,沦为了苏家最不得宠的私生女,苏氏危机,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他是居高临下的集团总裁,蛮横狠戾,能够只手遮天,视女性如衣服,直到遇到了她。  于她而言,这场婚姻是一场报复,名不副实。  对他来说,这场婚姻是一场买卖,各取所需。  当她的守身如玉在被他吃干抹净的那一刻,失了身,也失了心,她还能否从这场契约婚姻中全身而退?  几年后再次相见,她的身边有着和他千篇一律的儿子,他将她逼到墙角,欺身而上。  “霍少,请您自重!”她对上他幽静的双眸。  “自重?你连我的儿子也生了,还需要自重吗?可别忘记了,你是霍太太!”他,历来没有同意离婚!

“苏小姐,您醒了。”护理走到了床边,给她做了简略的查看。“你叫我什么?你认错人了吧?”那一刻,她还以为是她听错了。她不姓苏,她姓叶,她叫叶雨晴。护理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,便出去了。

下一秒,她便从床上下来,简直是飞一般地跑进了病房里的独立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怔愣了良久,却怎样也反响不过来,现在镜子里的那张脸,那仍是她吗?“不……”这不是她!那她为什么会在一场事故后醒来就变成了这样?难以想象,匪夷所思!

下一秒,苏语婧拿起了手中的水杯,重重地砸向了镜子,歇斯底里地大吼着,“这不是我!不是我!不是我!”外面的护理听到了病房里的声响,立刻开门走进来,就看到苏语婧的手被镜子碎片割伤,划出了好几道的血痕。“苏小姐,您没事吧?”护理扶着她走出了卫生间,让她在床上坐着,预备给她消毒。

苏语婧却俄然动身,发了疯一般地跑出了病房,甚至连身上的病服也没有换下,护理还没反响过来,她的身影就消失在视野里了。她跑出了医院,拦了一辆的士,“到铭景路188号,叶宅。”的士司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“你带钱了吗?”果然是个实际的社会。苏语婧的确没有钱,现在的她,身无分文。

2.《悍宝无敌:庶女娘亲要翻身》

内容简介:重生了,发现自己遭受嫡母栽赃,洁白已失,更是惨遭爹爹厌弃、未婚夫鄙夷,被发配到江南别院自生自灭……六年后,她带着无敌悍宝从头归来!  一夕之间,冠盖满京华,那人人弃如敝履的庶出大小姐大放光荣,丞相府的大门,也简直被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……

娘亲从小与他相依为命,他不期望有任何工作让她感到伤心。而今日,却是自己一而再,再而三地让她气愤和伤心了。罗挽音神色冷漠地撤回自己的袖子,冷冷地说道:“这些工作回头再与你算账。”

现在,她则要去把杜丰常对她儿子所做的工作十倍地还回去,就算他是由于受了重伤,认识不清才会伤到罗小宝,但她也不计划放过他。由于她适当清楚,假如那时候杜丰常的认识是清楚的,恐怕为了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,这人必定也不会放过罗小宝,更会由于瞎了眼的原因拿他出气,甚至会拿他当钓饵,丢给狼王当食物,而他则趁机逃走。

所以罗小宝这还算是走运的,若不是杜丰常认识不清,恐怕他此时连命都丢了。想到这儿,罗挽音心中更是一阵肝火翻腾。罗挽音看了一眼龙宇寒和狼王的方向,看出来他处于优势之后,便放心肠朝坐在地上看上去还疯疯癫癫的杜丰常走曩昔了。

罗小宝原本也想跟曩昔,怎么办娘亲临走时那一眼明确地正告他禁绝跟曩昔,他只能焉不拉几地站在原地,哀怨地说道:“娘亲好凶……”龙宇宣和蓝子墨等人都知道罗挽音不愿意假手他人替儿子报仇,所以也识相地站在原地等她,横竖杜丰常现在的情况,罗挽音拾掇他是百分之百的工作。

3.《太子,太腹黑》

内容简介:她承继郡主之位,赐有封号,更有五池封地,却在大婚前夕被退婚,无价之宝陪嫁品被抢,她也命丧鬼域。再睁眼眸,她富丽重生,抢回万两陪嫁品。  她一改忍受窝囊姿势,冠绝全国,却招惹上贪财太子无法脱身。  他是一国太子,却是人人口中所说的病太子。  红尘缤纷,剑峰轰鸣只为她据守一块乐园。  十里红绸铺地,长剑染血争全国。  床上,他说:“成我太子妃,许你一世宠。”

假如楚芷玥一定要抢人,那就是她横刀夺爱,受全国人唾骂了。北玄音也看了她几眼,清楚对她的决议很感兴趣。楚芷玥上前一步,手里还抱着白猫,声响凌冽:“平阳世子看重自己了,从前所爱,也是从前的了,已然你我之间的婚约已毁,我又怎毁强人所难?不过平阳侯府和秦家联合起来所做的工作,我不会忘。平阳世子,幸亏我此生与你无缘,得你这样的丈夫,我甘愿短十年命。”

她说完,也不论平阳世子那想要发怒的姿态,回头就对秦靖风说:“大哥,来了多少人?去把那三十箱陪嫁品搬回去。”秦靖风正欲说话,秦茜儿还心有不甘喊道:“那是我的陪嫁品!”

楚芷玥头也不回,只说:“你的陪嫁品在地下,爱要不要。”秦茜儿低下头,看见那一两银子就在自己几步远的当地,她悲怒交集,就站了起来,往楚芷玥身上扑去。“楚芷玥!你不过是仗着惠平郡主才得一个世袭郡主之位!你一个废物,有什么资历取回那些陪嫁品?!”

楚芷玥未动,秦靖风正想挡在前面,就看见有一团白绒绒的小东西往秦茜儿脸上扑了曩昔。“啊——”秦茜儿尖叫一声,退后几步,捂住自己的脸,更有几滴血从她的指缝间滴了下来。“茜儿!”陆姨娘看见秦茜儿破了相,也匆促走了曩昔。